长夜伴浪破晓梦,梦晓破浪伴夜长——《樱之诗》
"过于漫长的长夜使身处梦境中的人醒来;人没有打破如梦般的时间。"
-The tear flows because of tenderness.

!本文不提供任何含汉化界面和任何下载出处

欢迎回来!既然大家都是老二次元,除开游戏世界的欢愉,是时候用丰富的内容填满这里了!
所有作品都是初见,包括打了一点的秋之回忆,日后都会补上。

Memory Archive 取自音乐游戏Arcaea的“回忆档案馆”之名,日后若有机会也希望为各位介绍 Arcaea电波和实感并存的世界观。
感谢@lukibluewell的翻译,使在下荣幸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让我们开始吧.

起初接触樱之诗是网易云的《夢の歩みを見上げて》,年纪轻轻的没玩过什么galgame,自然没有扫一眼专辑介绍一探究竟。但记住了评论的一句:
十年樱之诗,百年樱之刻
我还以为是首诗,现在想来当初自己很天真呢。

Date:2021年9月23日

进度至Save1.我估计日常差不多打了一半左右.
开篇经典的草地对话和一些哲学性对话没有看懂,需要反复看几遍.打穿之后会尝试做一个整合解析

Date:2021年9月24日

青梅竹马好耶,我直接冲爆
《夢の歩みを見上げて》首次出现的位置...唉自古黄油出神曲
然后的话呃,按照攻略期间会重开,起码二周目,但我想直接打穿看看会发生啥事.

Date:2021年9月24日 凌晨2:24

禀线全通关.这剧情崩的太快,直接把我干麻了.
人类两大不解之谜:爱的贯穿力和意识的透射力,最后是二者冲突和调和
众所周知两大问有三个。
……这是个可怕的恩赐——《钢铁侠》
恐怖的天赋和能力背后,总是在以失去作为代价。其实也不止失去:经历过灾难的人,总要比未面对灾难的人冷静许多。经历过绝望的人,能自如的感受绝望,适应绝望,然后控制绝望,而非战胜:环境向来无从战胜的必要。从这个角度想,其实也是不断的“得到”,以不断失去的则是“心”为代价。
灾难失去了无数的生命
绝望使无数的人消逝
希望使无数的人失去心智
人类群体的发展呈现熵增,个体的熵却自发降低
若换成你,又作何选择呢?
要来许一个愿望吗,以灵魂为代价的愿望。
也许会快乐,但一定不会幸福——《魔法少女小圆》
作者令我十分赞同的一点,就是不空讲哲学:引用也好改编也罢,都是为了作品和所传达之物而服务。半年前刚刚完结的EVA终,那并不是一个让少部分观众感到完美的结局,真正的结局早在Air/真心为你播出的那一刻得以完结。但那是一个自内心发出的结局:TE未必是HE。
这就是基于环境的纯思考,也是真正的思考。很高兴不止在一部作品中看到了这些思考,也很高兴作者无论是否给出了正论,都向观众说出了内心所想。

他们的内心真的不知道答案吗?那又为什么不去做呢?
也是呢,知道大概也说不出口了吧。

悲伤的话题到此为止,接下来打真琴线。攻略标注有误,两线必须全通。也就是说现在还在一周目
我已经开始害怕了

Date:2021年9月26日

两条线的文案有时一致,但无法正常跳过。
每条线的第三章不一样,禀线是“奥林匹亚”,是人偶服装品牌的名字。真琴是“pica-pica”,咖啡杯的窑印

Cry for the moon,也是一首神曲,有幸在几年前最开始就听到了它
真正好听的纯音乐很少,真的。

越往后看越无聊,直接跳线了。
今天到此结束

Date:2021年9月28日 凌晨01点28分

这一波午夜场给大家暴打里奈线,争取1个点速战速决

丝柏的花语是死亡、哀悼和绝望;但还有不死和再生的意象
花语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如果您在网络上尝试搜索一些花,引擎多半愿意给出正面回答——以至于不知道它的负面。
我为诸君奉上《某科学的一方通行》第8集14min22s的画面:
1632765071386.png(花语:转瞬即逝的友情,至于背景为什么是红的……)
2:05,撑不住了,下午见

Date:2021年10月01日 凌晨01点39分

继续打里奈线。
课题:从爱与憎恨到游戏剧情走向的思考……

Darkness cannot drive out darkness​

only light can do that​

Hate cannot drive out hate​

only love can do that.​

Your sin , I bear ——kami.im/


类似的主题遇见了无数次,每次都不太一样
具体是什么没关系,记住一点:只要结果/最终状态,从观察的角度看。实际上现实中我们或多或少都会收到干涉,如何解决造成的额外干扰并控制导向成为新的目标。每个人的选择不同:还记得模组群组为什么叫【逐光】吗?不要被图书馆的文案骗了,期望可不单单是一个名字而已。作为游戏中的领航员,决定吞噬或共生的是拥有力量的玩家一方。没有公平竞技,没有战略战术,只有绝对的现实和力量的碾压。如果你打过游戏的几个结局,就知道最佳结局是全选择共生或全选吞噬——没有善恶,没有怜悯,没有心可言,基于现实的纯粹思考足矣。所以现在你明白上面的那句话了。

(对于文明而言,在游戏中的反宇宙生存或对冲开启新宇宙生存——无论如何都以生存为前提,那就是他们的光,希望的光。说来十分讽刺,对一个能达到“空想级”文明的存在,居然还依赖生存这一因素而活。如果你略微了解马斯诺的需求理论,也会感到不解。你别看《樱之诗》的介绍写着“素晴らしき日々的之前的故事,梯子之上的风景,是反哲学的物语。极其自然的日常物语。”一句大大的实话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思考可跟和人们认知中的哲学没啥关系,真的!)
“艺术来源于生活”——车尔尼雪夫斯基
后面那句话?不用管。作者表达的意思没有问题,形式太容易误导。如浅义可为:(建立在真实上的)虚拟带来的空灵感。
去看看椎名真白的画(得自己大半部番剧才知道位置)你就明白了。我之前写过一篇关于SakuraRealm的评估报告,自然不难看出为什么评价如此之低
因为一般人是真的……做不到啊。至少现在的你我大概都做不到——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才华吧;当然你喜欢看悲剧或者对混乱的状况感兴趣那我自然是不反对,还要为你喝彩——记得玩个爽再回来!

实际的流程有所变化,由所有事件组成的就是我们所知的历史线。泛泛的讲,你可以透过阅读等方法了解他人的人生经历,补充残缺部分,然后构造自己的道路,选择自己想要的未来,或自己想要的就是现实应出现的结果,或其他未知的情况等等。
"But what true structure did this player create, in the reality behind the screen?"——《Minecraft·End Poem》
“但这个玩家在屏幕后的真实里,到底创造了什么真实的构造?”
答案不言自明。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
此为:逐光!

上层差不多明白了回到最开始的课题中来,你会发现构造思路和玩模组服没什么区别,只是各种意义上都复杂了亿点。
顺带一提,其他的差不多也是这个道理,明白了大体的分析思路,很容易得出任何有效问题的答案。
“好的作品让人给出高分,真正的神作让人忘记评分”
所以《樱之诗》成为了让人忘记评分的那一类,不仅没法评分,也确实会忘记评分。
神作之所以能成为神作必然有它的道理啦,事实上打到里奈线差不多就明白游戏的整体剧情走向了。
继续推下去,理解更多内容!

请思考:
1.什么是有效
2.为什么是新的?以前又是怎样呢……

Date:2021年10月01日 午夜23点52分

打穿里奈线
跳百合线

Date:2021年10月18日 凌晨00点48分

雫线初始化,跳普通流程

Date:2021年10月26日 凌晨02点24分

现在我很精神,一点不困。
剧情十分精彩,但依旧没看到那片世界真正的光,或者说也是我想看到的。
章节从1 2 3(一般到3结束),看过攻略明确写了IV后,ed结束后【读档】下方显示 IV 字样,也就是第四章了。
不多说,开打!

*两件事:
1.专辑的封面是蓝戴着耳机,意义现在不明
2.Save&Load存档界面是弓张学院的天台

Date:2021年10月28日 凌晨01点40分

一个小上午加下午打完了 IV 是一篇回忆录,较短。
开始打最后的蓝线,然后 VI樱之森(结束)


【圭】
或许健一郎先生是因为重要之人水菜桑的离世才首次登上了世界之巅
【圭】
但是,若是我们两人的话,总能设法办到的。

不,你不是稟,做不到。恕在下直言,说她是天才都是一种侮辱。
我有预感,圭会死。天才的称谓在樱之诗里很短命,直哉也有可能死。

天才除去人们通识的情况,还有一种只有自己达到一定高度,或看到他人经历过等才知道的情况:只要愿意花大量的时间,谁都能成为天才。只是你想不想去做,或者说究竟因为什么而不是为什么做,尽管一开始可能不知道。本作中男主一家当属后者。直哉很小的时候开始佩戴特训装置,健一郎可以拿起长的离谱的画笔以大力道画出独特细腻的笔法。类似的例子如齐白石的虾,特殊的笔加之特殊的笔法画成,前人未至之境,没有任何的学习/书籍/信息可以仰仗。


Date:2021年10月28日 晚21点31分

它若是虚无的话那虚无本身即是如此,至某种程度相通于众生。(如是一切是我中的众生,故也是众生各自中的一切)
这句出自【春天与阿修罗序】的话出现在每一次游戏开始时,我反复看过它不下5次。

【弗里曼】
不过,这个国家只要有巨大的空虚就行了
【弗里曼】
只要中心是空虚的,就不需要中心。这才是真正的价值体系。不需要什么高尚的建造物
……
【弗里曼】
他(健一郎)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有着身为日本画家的自觉
【弗里曼】
他把这个国家独有的空虚作为了与世界的共同项

很难理解不是吗?如果人内心是空虚的(像雫(na,三声)在稟的家被大火吞噬后失去了心),无论外界的色彩丰富如稟创造的画,虚幻覆写的现实,没有心便毫无感受。显然,此处空虚特指某种特殊的宏状态,而我更希望它的能力标准像稟看齐,它最后理应如此。

(1)问题来了,纯粹的情感上——如果同时感受了过多情感(一种或多种),会发生什么呢?
健一郎的巅峰是在水菜,也就是它的妻子去世之后才创作出《卧樱》。“讽刺的是……达到了艺术的巅峰”,他感受到的是纯粹的某种负面情感。
你意识到空虚一词形容“它”(对希望形容的东西而言)一点都不准确。问题回到“心”上,什么是心呢?
“对世界的无意义感性认知”就是心。如果您通识心理学相关内容(笔者并不通晓,稍后补课),应该见过一道类似的问题:“你会因为某事而想很久吗?”
对群体而言,大家可能会评价:哦,这个人很感性,愿意多想(如:“玻璃心”)等等。可如果踟蹰不前,便没有可能进步,那么能感受色彩、有拥有感受的人们又是如何做到的?

艺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 ——《艺术对现实的审美关系》

被称为十二神器之一,“绝望爱恋”之称的《沙耶之歌》提供了问题的可行解。
问个问题,您认为什么是美,它又从何而来?
现在的你『全部』明白了吧。

既然美的定义不受限制,来源又如此主观,只要把它带在身上便好。你说,这般思考又是为了什么呢?当然是要用。
最后是空虚。已知它是一种宏状态,又已知
1. 空虚不意味着不正常的状态,是所有状态中近乎唯一不发生冲突的状态。 2. 任何极端/不正常/反常乃至不可能的状态都会发生,但个体的状态仍然正常且状态表现不降反升。
3. 不能空载,为了信息多向性,个体需要接受大量信息,否则将同质化。

*检查了一遍文章,发现忘记保存丢档了,此处一并给出。
What is mind?(心是什么?) No matter.(不是心灵) What is matter?(什么是物质?) Never Mind.(莫放心上)
来自水菜的问题,也没说清楚什么是心。但给出了两个分析角度:心对自然的具象化和现实流入心灵,二者实现的心。“美”可以理解为衍生产物。

空虚不等于没有心,相反是拥有心的证明,但没有心灵。空虚简单的接触后认为心灵很可怕,因为它使得原本的体系发生崩溃,好端端单纯的感知世界变成了感性的“理解”世界,而理解招致的扭曲诸君见过无数次了。
但又不完全是这样。造成剧情崩溃的原因是心灵,可让剧情达到巅峰的也是心灵;空虚一词再次失去了精准度。不能再用这个词了!

它(“空虚”)牵扯到一个更大的矛盾性问题:思维推演。即:
在保证推演速度、实装/应用最大化的同时状态稳定?没有人害怕自身的崩溃和崩溃造成的影响,而是——这种崩溃是不可逆的。我们似乎在探讨一个更大的问题,涉及的范围没有上限。
流向分为了两处,大的不属于文章范围,笔者现在也无力解决,应该回到《樱之诗》本体给出的阶梯,尝试逐级而上。

整理
跳出思考,获得了两项全新的能力。一项,成长:既然任何指定的目标都可为我们所用(听起来属实疯狂),短时间内又无法快速向上跳跃……
诸君,我喜欢发育。

一项 思维本体的认知相关,试着问一下自己,您认为自己的思维『现在』最高达到何处?越高当然越好,不过——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某种“努力”(如果可以这么形容的话)来让它变得更高。

随着我们问题探讨的不断深入,知识的应用频率,能力的域和强度也在不断增强。
知识是破碎的,人可是完整的。

此外,思维本身的能力得以被正确认知:如最重要的“跳跃”“连接”“折向/反应速度”“自检”等,重要性不言自明。
*人们常常关注事实,却忘了答案就在自己的内心
如果习惯如此,直接得出/抗住过载得出结论 不是什么难事,在此强烈推荐您自己引入相关定义/值以评估能力强度和现状等。

继续。现在我要把整个文案拆开,重组成可探讨的部分/内容,再“复杂化”(找可能性),然后根据自己的理解和文献提供的宝贵知识透析(收缩)。

注意,状况开始不可控了
也没法让它变成可控的说,本来就是这样。
Date:2021年10月29日 晚18点17分

不幸言中了一半,我的预感还是那么准呐。

考验人性的时候到了
【选项】
『啊,我错了』
『我不知道』
这一次,我不看攻略,选B。

公布答案,攻略如下:
◆SAVE03
我不知道。
END⇒标题画面会追加ⅤⅠ
◆SAVE03开始
啊,我错了。
蓝END
标题画面选择
?ⅤⅠを選択
TRUEEND

我选对了,谢谢你,SCA-自
跳蓝线,对不起……我最喜欢稟了!
等等,你怎么得奖了,艹,果然悲剧导致的后果还是奇迹般的覆盖。可是,扭曲带来的后果未必都是坏的,更有可能是新时代的开始。

昨天我们分析了一通,得出最终结论的同时,《樱之诗》也将迎来它的终结,去最后的樱之森吧。
在这里,我们将得到最终的答案,以及回答内心的问题:如何将能力和思维结合用于现实,从根源感受(或许并非要用言语解释的 空虚
介绍页的所有句子背后的东西,要尽数理解方为真正通关了《樱之诗》。

请阅读草坪对话的原文。
她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仅有一处:仅作为称呼,“神”这一称呼不当。最好是理解为,为了让说法具有高说服力/理解力而使用了这种说法,尤其是她更倾向于使用这种说法。
我们知道人感知“美”只是感知可能的,并且是面极广(综合属性可谓优秀)的情况之一。反过来,其他的情况可能没有美那么在感受上直接,导致透析困难,于是人形成了更直接的厌恶感。“两线之间,线段最短”
(于是我们说,只要实践的次数足够多,完全可以得出更反哲学,反常理的结果。)

因此,《樱之诗》的介绍页有这么一句话:
素晴らしき日々的之前的故事,梯子之上的风景,是反哲学的物语。极其自然的日常物语。

这就是我理解的反哲学,到了这里,稟也好,直哉也好,谁都不再需要它做生硬的分析,只是“交流”。
*反哲学不仅体现在为了思维最大化上,更可以推出暗含在宏观上,所以我才说,它实在太过可怕。
此时此刻,“哲学”的一小部分(值得作为未来基石的)在此被拿出来相互交流,以“才华”(十分讽刺的说法)为绝对基础,加以100%的认知。
呐 ,就该这样。

我跳阶段理解了它,超前的过分了。
对普通人(无法直接看见美的概念,拥有完整的处理流程)来说,他们无论抱着什么而创作,终究只是在大地上奔跑,手永远无法触及天空,怎么可能做到呢?因为渺小的发现而惊喜,因为各种各样的方式得到属于自己的感受,可对稟呢?
既然能飞,为什么要奔跑?她如是用自己强大的神回答了这个问题,问题不需要人来回答,因为答案写在了眼睛里……

最后的问题,为什么:

【稟】
这样啊……
【稟】
其实……我也、是这样……

她又会相信什么,以至于或出现弱小的神呢?

【直哉】
与人相伴的神是弱小的神,但尽管如此,人在相信之时它会在你身旁
【直哉】
人创造的神,或许确实是弱小的
【直哉】
但正是因为它是人创造的神,所以它会陪伴在人的左右

之后的说法出现偏颇,请自行阅读原文。
分析还差一侧(直哉),我不想分析了。还请阅读其他大佬的文章/专栏。

到此达到临界值。我们直观的看到了二者之间的理解不同(也是差距的根本原因,也是解决未来某个问题的一种最可行的方式)
抛弃选择本身,按最优解的轨迹走下去的话,game over了。可《樱之诗》的故事并未就此结束,还有个《樱之刻》在后面等着。

最终章VI

平凡的天才展现自己的才能,真正的天才让人忘记才能 ——真琴评价直哉的话
但当灯塔,无论如何都是在下不可接受的。你问我满意这个结局吗?我不满意,但也因此,《樱之诗》发散的光芒才具有了含义。
《樱之刻》再见,诸君。
本贴到此完结,感谢您的阅读!
2021年10月29日 22点51分 Rainsist
 
最后编辑:
  • 赞(加分)
反馈: 10935336

rainsist

社区的一员
2020-10-08
43
21
Time online
10h 21m
8
现在是 2021年10月29日 22点54分,本贴正式完结。正常应该截取主屏幕作纪念的,看到游戏启动界面的汉化声明还是作罢
无论如何,《樱之诗》作为一部作品带给我的这份快乐,在未来数年间可能出现的《樱之刻》中将重现。
届时新的故事也将开始,敬请期待!
 
最后编辑:
  • 赞(加分)
反馈: 10935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