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Keaton

成熟小鸟
2022-01-22
35
48
思考时间
2 天 10 小时 13 分钟
23
史铁生务虚笔记里有一段,大意为记忆的开始才是人生的开始。从我记忆的开头算起至今,我接受了许多年掺有教化的教育,其实我更愿意称其是掺有教育的教化。在教育中,人不免就有了不同的认知与立场,而这认知与立场大多要随着教育的拓展和深入而发生改变,其中历久弥坚的也许就是所谓“信念”。当我终于得以迈入“象牙塔”,便也遵循这里的学问分子”万事万物值得怀疑“的规矩,但我从不怀疑“要解放自己,就要先解放他人“。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继续学习与生活,将服务他人置于首位。我乐于见到别人的进步,坚信能从中得到自我实现。怀疑随之渐渐滋生,我真的有所贡献吗?别人真的从我的服务中有所进步吗?我真的对“大局”有所帮助吗?这种怀疑迅猛的蔓延开来,最终演变为一种近乎洁癖的习惯:对任何人的任何行为,从其人生目标到生活中的无心之言,我都要怀疑其价值所在,并悲观的打上低分,同时感到愤怒与厌恶。我会偷听和偷看我视线里的一切信息:他们讨论的课题最终会落地推动业界或造福百姓吗?他们围着一只流浪猫捏着嗓子说话拍照录像有什么实质的作用吗?大概率是没有,故而我感到恶心。


最终我不可避免的得出结论:自己的所作所为价值微乎其微,并且在可见的未来不会有价值的产出;不可避免的陷入负反馈的怪圈,不停的怀疑自己从而导致无法完成哪怕一次生产内容的尝试。我失去了耐性,无论是写、读、学、做或是睡觉、游戏、音乐、运动,我都只能得到焦虑痛苦。


我无法接受这么久没有有效生产、没有进展。近半年的几乎每一天我都听到一个声音在我耳边重复“我是垃圾如何如何。。。一了百了如何如何。。。”印象里我父亲从未开口求人,这种“男子汉”活法是陈旧落后的,人应当是原子的,但也应与他人联系起来,然而我继承了“男子汉”遗产,也几乎从不求助于别人。今天的互联网似乎不是求助的好环境,但这里的各位与我没有 也可能不会有任何生活中的交集,所以我终于要打破“男子汉”的枷锁在此求助,期待各位的金玉良言指点迷津。


以求解决当下的问题,继续投入解放自己的主线。


d6ba0f46dbfd64c4d8ab16a6d60f700d.jpeg
 

反对司令

成熟小鸟
2022-03-16
150
73
思考时间
2 天 19 小时 53 分钟
33
虽然以下内容可能是我基于以上信息所产生的误判,但在目前的时代,信息的传递永远伴随着信息本身的损失,如果我所理解的和实际情况有所不同,也请原谅我以好的初衷出发的,略为“自以为是”的发言。

我想你现在的心态和我大学时应该蛮像的,当时的我总是在悲观地思考人生,觉得人类比起宇宙来说真是太渺小了,而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又能有什么意义呢?就算成就了大部分人眼中的“丰功伟业”,过了几百年可能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不免让人想到信长所言:人生三十年,如梦亦似幻。

首先我觉得你这种开口求助的行为——不管这种行为是否将定义为“求助”,都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哪怕它所求的对象不是你最亲近的人。我的大学四年里没太多人际交往,当时我以为这是社会之矛盾,是时代发展的负面影响。等我出了象牙塔才发现,是当时的我脸皮太薄了,简而言之,就是当时的我太内向自卑了。

我猜测,你现在面临的情况正是缺少一个能够鼓励、认可你成果的人的存在导致的,而这种现状或是缺乏人际交往所致的,或是“脸皮薄”导致的,或是原生家庭的影响导致的。不管如何,当一个人开始自我思考,却又难以向他人倾诉之时,陷入漩涡基本上是必然的。

对于这种情况,我想说的是,很多事,在做之前你可能觉得很尴尬,让人无地自容,但实际上做了之后才发现,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现在的工作是做地推的,所以经常会穿梭在大学校园,和大学生打交道。我被人拒绝过很多次,但开口交流让我感觉更好。我接触过那些学生会的成员,他们开朗外向,我发自内心觉得他们比一般人要快乐。有时候,很多机会都是被我们亲手抛弃的。去和朋友出去玩怎么样?或者只是和父母吃个饭,聊聊天?人的大脑在生物学意义上使人成为群居性动物,你可以享受孤独的感觉,但你不能成为孤独本身。

如果你和我不同,现实里有一大堆朋友,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家庭关系很好,父母常对你指点迷津,那我想祝贺你——因为你的情况要比我好多了。还有一种情况,也可能是致使你陷入螺旋思考的原因所在:那就是你好高骛远,对所热爱的事物过于自负。不得不承认,你是很认真的一个人,总想着把事情干好,然后利他。你的信念很强烈,但你可能太相信自己的能力了。不要忘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现实毕竟不是游戏,动动手指就能产生正反馈,要想自我实现,只有保持一颗平和的心态,和生活做朋友。

至于为什么会衡量他人并感到愤怒与厌恶,答案很简单,因为人只能从其他人那里汲取他们想要的价值,哪怕只是一种徒有其表的比较。如果我所猜想的其实是自以为是式的发言,没能帮助你停止负反馈思考,那就只剩两种方法:要么踏入一个新的环境,期望环境能带你走出困境;要么和绝望释然,我指的是那种抛弃信念的舍得。但我还是觉得,人只有改变自己,才能改变他人。
 
最后编辑:

BuKeaton

成熟小鸟
2022-01-22
35
48
思考时间
2 天 10 小时 13 分钟
23
感谢建议,受益颇多。我做过咨询也有过无数次自我审视,的确我缺少来自另一方的鼓励与提醒,让我好高骛远认不清自己了。我的确少社交少活动,但有几位好友虽都在外地,但有个频道能时时刻刻聊天打屁无所不谈。今后也许我该多跟这几位聊聊现状互相照料,等我走出泥潭有一点小小成果,也该放下对完美的追求分享出去,在交流与改进中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人。相信替身使者是会互相吸引的。
 

rainsist

成熟小鸟
2020-10-08
145
76
思考时间
2 天 2 小时 55 分钟
33
9f42b41093cc9f179747a08db4a584af.png
 

BuKeaton

成熟小鸟
2022-01-22
35
48
思考时间
2 天 10 小时 13 分钟
23
首先感谢您耐人寻味的回复。也许是我愚笨会错了意,也许你本意在点出我敌视外界孤立外界的现象或是有什么其他含义,如果我理解错了,还烦你对我这个蠢货说明白些。
但我从你的回复里得到更主要的感受是:你根据我的一些词句为我假定了一个立场,一个“国籍正确”的年轻人“应该”具有的、在你看来幼稚而单纯的、冲动而愚蠢的立场。如果正是如此,能料到您也不稀得再与我浪费口舌,我们都知道这样的讨论在今天总是得不出任何有用的结果。但我还是得声明,我常常检查自己是否陷入了你所蔑视的局部解,并一直避免如此,且希望这个过程能够持续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