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Keaton

成熟小鸟
2022-01-22
30
46
思考时间
2 天 3 小时 44 分钟
23
关于这款游戏:

闭上眼睛,深呼吸,Season这款第三人称冒险叙事自行车公路旅行游戏会让你悠然神往。通过一个来自偏远乡村的年轻女子的视角,首度探索这个世界吧。在一场神秘的天灾毁灭世界之前收集神器和记忆...
记载、摄影、绘画、记录生活。通过孤独的单车之旅,形成自己的记忆,构建对周围世界的看法。你的目标?保护这些宝藏以免被遗忘。你的探索将引领你发现一个崭新世界;未知却又熟悉。你将沉浸在不同的社会中,一探Season世界的奥秘;超现实版的二十世纪中叶,几千年过去了,却没有任何进步。找出上一次崩溃的原因,以及可能导致下一次崩溃的原因......

DEMO体验:

游戏其实没有什么好讲的,DEMO 只有十分钟。但从中已能感到是一个主打美术的经典收集游戏。(但我就吃这一套)
值得一提的是,你可以用相机与录音来收集信息碎片,并按自己的意愿将这些碎片拼凑成书,以收集这些信息作为主线的驱动,并让你了解额外内容。而非简单粗暴地将目录与文本砸在玩家脸上,“给,这是游戏里完全没用的文本部分,爱看看不看拉到,但新条目的感叹号还是需要你自己打开菜单来点掉”。

如果你也想体验:Season: A letter to the future STEAM页

游戏里需要用相机来收集信息,让我想起一些事情。

我有个毛病,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起关于一些老物件的零碎记忆,然后难以抑制地想把这些物件再找出来。

当年为了读书离开乡村,变成“县城小孩”之后还搬了好多次家,属于男孩子的那些宝贝小玩意儿自然也都慢慢丢了。小时候我很精怪又可爱,很受大人欢迎,天天跑小伙伴家里玩,连带着晚饭都能在别人家解决了,那从四处捞来的新宝贝玩意儿自然也不少。因此我从不计较丢了什么。大人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开始懂道理,不再从外面毛东西,但他们想必没料到我懂道理之后就变了个人。我从那个能到陌生人家蹭饭的男孩儿逐渐变成了羞于索求的小丫头性格。在那之后我好长时间也淘不到几个新的宝贝玩意儿,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有了开头提到的那个毛病。

在我想起来却又没找到的老物件里,有个蓝紫色的老鼠形状的小玩具车最为顽固,小车也就拳头大点,我记忆中最后一次看到小车是在小学都没上的年级,大概在衣柜上头,好像是不小心扔上去但没大人帮我拿下来,就忘在那了。至今为止,偶尔需要回老家院子一趟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个小车,我会想要不这次上柜子顶头找找?兴许是掉柜子后边了也说不定。怀着这样的想法,走到大门前我会突然想起来,几年前老家院子就塌了,西房塌了,牛圈也塌了,塌了之后我还来收拾了,我咋就能忘了呢?大门上的锁当年我跳起来够不着,骑在牛背上才将将能摸到。我始终无法在脑海里修正老院子已经塌掉的事实,每次回老家都想在北房的衣柜后面找小车,然后重复经历这段失落。也许小车并非蓝紫色,也并非是老鼠形状,但的的确确是个小车,按住向后走就能上发条,再松开就能嘎嘎往前跑。

小学某一天,我又犯了毛病,我在县城的新家里翻箱倒柜,找到了我爷爷的胶卷相机,相机年龄指定是比我大,相册里有好多我牙牙学语时期的照片,都出自这台相机。总之我找到了这台相机,求爷爷给我找胶卷,家里自然是没有,爷爷带着我去县城的数码照相馆买,人家说了现在都是数码相机,哪还有胶卷啊。如果我当时找到了胶卷,那台相机也仍能工作,我兴许会变成个乐于记录的人。但现实只有一种可能:后来我厌恶镜头,只能接受毕业照与证件照;同时也厌恶任何形式的记录,不写日记,不给别人讲自己的事。

再后来长大成人,走出自闭,代价是青少年时期的往事被我飞速遗忘,而且几乎没有任何记录能供我回忆。时至今日我还是很讨厌把自己放在镜头里,但我很乐意对周围的一切进行记录,很乐意将生活中的趣味分享出来,给别人拍照片,去过的地方拍照片,有意思的事说给朋友们听,不管朋友们在没在听,做过的怪梦会尽可能的写下来。。。当我再老去,大脑生理上衰退,要求我以记忆作为代价时,今日的这些记录就变成了我的筹码,也许在岁月的谈判桌上我能更游刃有余一些。

另外我很期待有一部胶卷相机,可惜玩胶卷花销也不小,还是以后各方面余裕了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