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会寂灭,但勇气不会——《星际拓荒》



也许在许多年后,有人问我你这一辈子玩过最好的游戏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星际拓荒》。其既带给我五味杂陈的个人情绪,也带给我对宇宙对生命对毁灭的深度思考与启示。我常常抬起头仰望星空,幻想宇宙的无尽浪漫,这驱使我阅读相关书籍,专业的内容晦涩难懂,于是我沉迷宇宙幻想小说,尤其是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神们自己》、《永恒的终结》,这两本书给我从前肤浅无趣的生活一个大大的耳光,将我引导向一条追求极致浪漫和解放自己的生活方式,而时隔多年后,《星际拓荒》这款游戏再一次给了我这种感受,甚至因为游戏这个载体特有的互动性,这种感受再上一层。对我来说,我愿意将其放在与阿西莫夫的著作平等的位置,尽管这只是几个与我年龄差不了多少的年轻人的作品。

关于宇宙的游戏作品应该是什么样的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思考:宇宙,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呢?描述宇宙的游戏作品有许多,无人深空、星战前夜、群星、异星探险家、质量效应、甚至将光环也算在内,但似乎都或多或少有些毛病,对我来说,这些游戏足以体会星空的美,体现宇宙的浩瀚,包含着对生命的思考。但我游玩下来,总觉得少些什么。

后来我发现,这些游戏将舞台放在了太空,却只是以新的名词与形式,重现或解释我们已知的或经历过的——建设,发展,战争,政治,爱情,死亡。宇宙是包容着这一切,但最多的其实是秘密。大部分游戏缺少对于秘密的描绘。

星际拓荒这款游戏就将揭开秘密的过程设计的精妙绝伦。同时对于格局的把握也及其准确,上述的我们人类已然体会的渺小的要素,与浩瀚宇宙和生命终结这个庞大的命题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使我惊叹:宇宙就是这样!

我强烈推荐您(等打折)购买这个游戏以及目前唯一的dlc《眼之回响》,如果您想要亲自游玩,为了保证你的体验,下文的内容建议一个字也不要看;当然这个故事本身也十分精彩,如果只想看看故事,我会在下文以及以后的更新中尽我所能以合适的顺序讲述这个奇迹的故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该游戏的配乐水平也十分不错,提供了与游戏主题的每个方面都十分契合的氛围。可以搜索Outer Wilds来享受同样美妙的OST。


和我们的太阳一样,恒星会将氢原子聚变为氦原子,来产生光和热。随着恒星步入晚年,它耗尽了氢原子,并开始收缩。

随着核心收缩,恒星会变得越来越热,导致外层体积膨胀,于是它就变成了红巨星。当核心温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恒星会把氦核聚变成碳核。

如果一颗恒星的体积够大,它会一直把碳聚变为质量更高的物质,比如铁。

最终,这颗恒星会在自身重力作用下坍缩,并剧烈的爆炸,并形成名为超新星的天体。根据切特的观察,总有一天,我们的天体也会走到这一步。

以上文字写在哈斯人的博物馆中,用以介绍太阳死亡的过程。


哈斯人(Hearthian),生活在木炉星(Timber Hearth),长有四只眼睛,从远古时代存在于木炉星地下的一种鱼类进化而来。他们虽然拥有了太空旅行的能力,但实际上技术非常原始,建筑由木材松散的搭建,用钉子固定。飞船和宇航服也都用胶布固定,却十分坚固。他们的所拥有的侦察兵发射召回技术和人工重力科技支撑起了哈斯人的宇宙探索事业,而这些科技其实是源于挪麦人(Nomai)——哈斯人尚未进化出智慧,这个星系的太阳尚年轻时,来自其他星系的造访者。

似乎是因木炉星在星系中独特的位置,又或许是外星挪麦文明遗迹对哈斯人的影响,他们的基因中似乎写着对星空的向往。虽然自身的科技水平低下,资源有限,但凭借着研究木炉星的挪麦人遗迹,他们依然点出了太空旅行科技,并创建了属于哈斯人自己的星际探险队——Outer Wilds探险队。成员费尔德斯巴(Feldspar)是首个飞向太空的哈斯人,他完成了环绕木炉星的飞行,并成功登上了木炉星的卫星废岩星(Attlerock)。

哈斯人聚居在村庄,他们的关系十分紧密。奈斯(Gneiss)为每一个探险队的成员制作了独特的乐器,他自己则弹奏一把班卓琴。只需要拿出信号镜,对准星空中的某个方向,就可以听到他们的演奏,收到他们的信号。切特(Chert)在余烬双星奏鼓,瑞拜克(Riebeck)在碎空星的挪麦悬空城遗迹边弹班卓琴,加布罗(Gabbro)在深巨星的某个小岛上吹长笛,还有费尔德斯巴,在任务中失踪,能用信号镜听到听到他在吹口琴,却无法定位他的位置。

奈斯:问题在于,每次只要有一位哈斯宇航员前往太空,我们的交响乐队就会少一位音乐家。

很久没有费尔德斯巴的消息了,他在营火边吹奏口琴的画面,简直仿佛昨日。

哈斯人建造了天文台,热火朝天的研究着来自木炉星和星空的一切,研究着挪麦人建筑废墟上的文字和古老的神秘装置。他们发现惊奇地发现星空中发光的并非一个个星球,更多的是一个又一个星系,并且这些星系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唯一的结论就是宇宙似乎在膨胀。于是又一名年轻的哈斯人准备飞向星空,寻找答案。

与哈斯人的生机勃勃相反的是,这个宇宙已然开始凋谢,而他们所在的星系,更是行将毁灭。事实上,在这个年轻的探险家睡醒睁开双眼准备出发的这一刻开始算起,还有二十二分钟,太阳就会发生爆炸并形成超新星,而哈斯人与他们热爱的这个星系,无疑会被全部毁灭。哈斯人并不知情。

年轻人离开博物馆前,挪麦人的雕像突然转过头来,与他对视,让他产生了某种幻觉,他摇摇头边走向了发射塔。从此,一系列精妙的巧合发生,对真相的向往驱动着不同种族跨越时间维度的交流。年轻人陷入了时间循环,每次太阳爆炸,他都会回到二十二分钟前。要如何停止时间循环?能不能拯救星系?能不能找到失踪的宇航员前辈?能不能揭开挪麦人的秘密?
 
最后编辑:
  • 1赞(加分)
反馈: 10935336

10935336

明星成鸟
2020-08-07
260
171
思考时间
8 天 12 小时 5 分钟
48
Mars
是 Outer Wilds 吗,很可惜这游戏我晕的不行 :( 我明明不晕 3D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