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我在某个午后醒来,忘记了关于这款游戏的一切,忘记了我在瑞瓦肖做警探的经历,我才能再当一次问题警探。

同《死亡搁浅》一样,《极乐迪斯科》也是一款很难确定游戏类别,很难准确标注 tag 的作品。
名义上说,《迪斯科》是一款 RPG 游戏。其在 TGA2019 拿下了最佳叙事、最佳独立游戏,最佳角色扮演游戏等等奖项,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另外也在 RPG Codex 2019年年度游戏评选中拿下第一。

有趣的是在RPG Codex 评选过程中,参与者评价出现了极其罕见的分化:60%的人给出最高分,25%的人给出最低分。这样的分化会出现在任何平台或论坛的《极乐迪斯科》页面,你往往能在同一页看到五星好评的长篇评测与“垃圾”、“一坨屎”等直球评价。

「 We would like to thank all the great people that came before us: Ilya Repin, Vladimir Makovsky, Viktor Tsoi, and Marx and Engels for providing us with political education. 」
(我们感谢所有伟大先哲带给我们的影响:伊利亚·列宾、弗拉基米尔·马科夫斯基、维克多·崔,以及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政治理念上的启迪。)

以上是这家爱沙尼亚游戏工作室 ZA/UM 在 TGA 现场领奖时的发言,鲜明、独特、富有争议。他们带来的这款作品也同样如此。

《极乐迪斯科》可以说是完全舍弃了传统的 gameplay,其绝大部分的体验仅仅来自一个要素——文本,一小部分来自于出色的美术设计。
为何如此?长话短说,ZA /UM 起初只是一些艺术青年们的聚集地,机缘巧合之下选择了游戏作为他们的创作载体。这可以解释《迪斯科》评价分化的原因,这款游戏是传统形式艺术创作(小说、绘画等)的创新呈现(电子游戏),论其本质,其仍然是艺术创作。所以如果你冲着其“TGA年度**游戏”或者“**RPG论坛年度评选第一”这些对于“游戏”的荣誉而来,你自然不会得到什么好的体验。但是如果你已因学习工作而疲于翻开一本纸质书或者不想把你的 Kindle 从泡面上拿下来,内心却很期待一场富有力量的文字冲击,我会很推荐你立刻付款游玩,这几天正绝赞史低中,国区仅需40块。

其实我很早就想写《迪斯科》的推荐了,但也正由于这款游戏如此独特:文本无穷无尽晦涩难读、gameplay几乎为零、以及内容富含对各种意识形态的评判嘲弄,我害怕这款游戏会给部分人带来糟糕的体验,因此一直没敢写。(总之就是咕咕咕)
但是今天还是硬憋出这篇推荐,因为他正绝赞史低中,国区仅需40块。

我并不知道这款游戏要怎么推荐,要推荐就不可避免的要描述一些剧情,然而这款游戏的剧情我哪怕剧透一个字都会觉得是一种罪过。
(可恶啊为什么我会在《星际拓荒》的推荐里大段大段的描述背景呢,真想狠狠给自己几个大嘴巴子,我立刻去全部隐藏掉)
我只能跟你描述一下在游玩这款游戏时的状态:

早上睡醒睁眼后:大脑迅速开机,开始思考上次游玩内容里的细节。
做完每天的事情后:脑海里开始响起游戏中主要区域的BGM,手痒,脑子痒,想玩
晚上娱乐时间:痒到极致,但是很累,不想开始(好比翻开一本书,一次性看了几百页,合上书后很长一段时间虽然很想知道后续,但是感到疲倦而没有勇气再次翻开。)
第二天:虽然很痒,但是没玩
第三天:虽然很痒,但是没玩
~
~
某一天:好痒,开玩,今晚我必揭晓谜底。
次日凌晨:天怎么亮了kuso。(而且并没有揭开谜底)

这样的循环持续了一个月,我终于打到了结局,彻底理解了一切。彻夜难眠,怅然若失,瑞瓦肖(游戏中的地点,、故事的舞台)的一切直至今天都极其清晰的留在我的脑海里。一方面我不希望随着年龄增长,身体老去而忘记这些优秀作品,另一方面,我又贪婪的希望我能暂时的忘记,从而再次体验其带来的灵魂高潮。其他让我产生这种感受的有上次推荐过的《星际拓荒》、《死亡搁浅》,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的小说《永恒的终结》和《神们自己》、2013的电影《她(Her)》(导演:Spike Jonze)、1984年的电影《德克萨斯》(别名德州巴黎)(导演:Wim Wenders)以及日本动画《星际牛仔》。

《迪斯科》以悬疑解密为外皮,意识流文本与恰到好处的幽默作为内容,以及尖锐的政治批判为核心,向我们呈现了世界角落的小镇瑞瓦肖,实际上描写的的就是剧变后的东欧,自由主义取得了胜利,每一个人都再次深陷信仰的漩涡,经济低迷,社会混乱,大小冲突爆发,人民迎来另一种苦难,演讲家和精英们摩拳擦掌准备乘机搏取另一波利益。

《迪斯科》讲了一桩荒唐的谋杀,为我们呈现了一个荒诞的世界,让我们当了一次“问题警探”。你是个警探,因此你有这样的的问题:案发现场在哪?目击人员有谁?还有哪些细节?你是个失忆的人,你同样也有这样的问题: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为什么会宿醉?你是个失忆的警探,所以你有这样的问题:丢了枪,丢了警徽,丢了警车,还丢了面子;你是一个忘记了过去的人,所以你还有这样的问题:你感到痛苦,但你并不知道为何。你要在失忆后重新塑造自己,你忘记了迪斯科,但是迪斯科永远留在了你的骨子里。

感谢 ZA/UM 带来如此一款惊艳的作品,感谢轻语工作室带来的中文本地化工作,感谢所有伟大先哲的思想启迪,感谢每一场革命。

如果你希望了解更多有关《极乐迪斯科》、ZA/UM 与轻语工作室的故事,我向你推荐:
来自 @机核网:来自苏联的最后一封信:《极乐迪斯科》与创造它的人们
我向来不相信所谓的人格测试等等。这款游戏会根据你的对话选项,支线流程等,为你雕刻出一个警探的画像,并且都有相应的成就。最终我的画像也使我哑然失笑:无聊至极、艺术警探,现界之敌,康米之星、模范好警察、世上最可怜的警察、全世界最可笑的中间派,以及新自由主义街区天字第一号皮条客。(草)
 

BuKeaton

成熟小鸟
2022-01-22
30
46
思考时间
2 天 4 小时 57 分钟
23

2022年10月,ZA/UM文化协会创始人Martin Luiga宣布“ZA/UM文化协会”已经解散。​


资本世界的又一桩寻常悲剧。
想到勇敢追寻真相的文艺创作在当下的遭遇,我几近流泪。悲伤之余我并不感到意外,而且情况越是糟糕,我越是难以抑制对历史下一个周期的期待。
带瓶啤酒,开启新的周目。无论重来多少次,谁都无法消灭褴褛灵魂中飞旋的迪斯科精神。



I remember when we used to sit
In a government yard in Trenchtown,
Ob—observing the hypocrites.
Mingle with the good people we meet.

Good friends we have.
Good friends we have lost along the way.
In this bright future you can't forget your past.
So, dry your tears, I say.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来自 @机核网:那个反抗资本主义的游戏,被资本家亲手杀死了但是, “总有一天你会回到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