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sist

成熟小鸟
2020-10-08
97
51
思考时间
1 天 8 小时 22 分钟
23
这篇本章不该存在 会被我删除
===
回应某位管理员的好奇心,你或许由必然的死亡联想到了它。

bilibili原视频没有和谐和删减。关掉弹幕或者找资源站看都行,确定看完后开始。
===
和谐是整个系列中我看到价值最大的一部,或者说只有它对我有价值。
首先提两个问题:为什么动画的世界观中形成了生府?为什么存在和谐程式,却放着不启动?

问题一就必须回到前作(十年前),但只要知道类似发展低谷这样的时代就不难猜出。Watchme下的世界观性质属于共产主义的终极形态:生命主义。
问题二此时变得很恐怖,答案你自己刚刚已经说出来了。
作者不知道是天才还是知道这个案例,引入了无意识的米亚赫(我看版本中的译文)。很多人都被世界观迷惑,唯一的价值却在这。看看她做了什么:

产生意识(憎恨) ——>[2] 意识再次在温柔的环境中产生憎恨——> 编程药物自杀 ——> [4]三人都没死成,13年后远程杀掉吉安,图安赶往alone仅仅为了与其见一面
——> 枪杀米亚赫 ——> 老人们启动 harmony ,图安只身活下来迎接和谐后的世界。

好的。再次提问:她(米亚赫)为什么在[2]中感到憎恨?答案在她接受 和谐程式 的实验时和最后与图安的对话中明确揭示,不再赘述。

停。还记得米亚赫的成绩吗?化了9年,既是精神领袖,钢琴家,制药专家,其他成绩还全优,年仅17岁。985高材生见了怕也自愧不如。
你发现了吗,这条链但凡少了一项,她都无法促使和谐程式的启动。诚然程式并非她所做,但扣下扳机的人是她。
它们以十分自然的形式将人们的表现放进了动画里.

那么她在知识上强大吗?并不。上面已经说过了。她只是做了而已,没有什么对她是阻碍。
[4]在逻辑上完全说不通,可表现很自然。

“人们全然享受科技的红利,反而对科技的进步毫无察觉”。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它的威力。现在,请简单感受一下米亚赫的威力。图安对她的“评价”不无道理。她实际上做的事情很复杂,但放到大事件中并不多——一个按钮的事而已。可她怎么做到的?

对作者的英年早逝感到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样的东西,对人类而言正好同时也太早了。

Live Fast Die Young
 

10935336

明星成鸟
2020-08-07
245
159
思考时间
8 天 5 小时 59 分钟
48
Mars
最后编辑:

反对司令

成熟小鸟
2022-03-16
96
56
思考时间
2 天 6 小时 42 分钟
23
一个相似但又有所不同的社会设想,建立在个人主义与平等的专制主义之上:
民主国家人民喜欢简明彻底的一般观念,厌恶“复杂的制度”,认为“一个大国由同一模式的公民组成和由一个权力当局领导最好”。而单一的中央权力与绝对的平等相结合,“自然又要产生关于统一的立法的观念”。一种崭新、庞大、具备无上权威的社会范畴逐渐兴起。“随着身份在一个国家实现平等,个人便显得日益弱小,而社会却显得日益强大”。公民面目一致,掩映在“人民本身的高大宏伟的形象”之中。社会的特权强大而高尚:“代表社会的权力比每个社会成员有知识和高明得多,它的义务和权利就是亲自引导和领导每个公民”。当代各种政治制度显著体现出“社会权力的单一性、普适性和全能型,以及法制的统一性”。而如果“中间权力的观念已经稀薄和逐渐消失”,个人就只能面对社会(无论是面目模糊的多数,以具体身体出现的各类独裁者,抑或是作为抽象身体出现的国家)。完全平等并原子化的个体“不能指望任何人给予他们以援助,因为大家都是软弱的和冷漠的”。他们只能求助“那个在这种普遍感到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惟一能够超然屹立的伟大存在”。平等消除了一切旧有纽带,建立起“感情一致的共同体,在民主国家不断将每个公民和国家元首结合在同一思想之下,并在两者之间建立起隐秘的和恒久的同情”。​
在民主普及、革命成功、商贸畅达,甚至也可以“文明昌明”的“小康社会”里,一种闭塞心智、败坏灵魂、侵蚀德行的新型专制悄然出现:“首先,我看到芸芸众生,彼此相似平等,不停奔波追逐琐碎庸俗的快乐,他们的灵魂沉湎其中。每个人都离群索居,对他人的命运漠不关心。……在这样的人上面耸立着一个庞大的庇护权力,它独自负责保证他们的享乐,看管他们的命运。这权力强大绝对、无微不至、井然有序、精明远虑而温和有度。如果说它是一种父权,以教导人如何长大成人为目的,那它最像父权不过了。但它只是以把人永远看成孩子为目的。他很高兴看到公民们自得其乐,只要他们除了享乐便无所用心。它很愉快地为他们谋幸福,但希望成为这一幸福唯一的判断人和代理人。政府这样把每个公民依次置于有力的掌握之下并按他自己的想法塑造他们,然后便把全社会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它用一张其中织有详尽的、细微的、全面的和划一的规则的密网控制住社会生活,最优独创精神和最精力充沛的人也不能突破控制成为出类拔萃的人物。它不践踏人们的意志,但它软化、驯服和指挥人的意志。它不强迫人行动,但经常阻碍人行动;它什么也不破坏,但阻止新生事物;它不行暴政,但限制和压制人,使人精神颓废、意志消沉和麻木不仁,最后使全体人民变成不过是一群胆小而会干活的牲畜,而政府则是牧人。” ——《西方社会学理论》​
 
最后编辑: